库克vs扎克伯格:隐秘的恩怨
2021-05-08 18:46:05品玩

如果你是iPhone用户,那么在4月26日iOS系统开放14.5版本更新后,你会在第一次打开每一个App时收到一条问询。

比如许多国外用户点开Facebook,第一时间会有弹窗出现:允许Facebook跟踪您在其他公司的App和网站上的活动吗?

「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当然会点‘要求App不跟踪’」。

苹果的一小步,许多互联网公司可能会大受影响,Facebook首当其冲。

在无法依靠iPhone探测到用户的更多使用习惯后,广告的推广效应难免减弱,强烈依靠广告主带来收益的互联网公司们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底气十足。而Facebook,这家广告收入达到总营收98%,并且第一大市场是半数人使用iPhone的美国的互联网巨头,顺理成章的吃下这第一颗子弹。

当然苹果会说,这项隐私新规并不是针对谁,但过去几年发生的事情让Facebook成了破坏隐私的代名词,而苹果则试图把「保护隐私」变成自己的又一个核心竞争力。而这背后,库克和扎克伯格之间的恩怨早已积累,并且在这次版本更新后再次凸显。

2020年6月,苹果在WWDC开发者大会上公开表示将在iOS 14系统上执行「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应用追踪透明)」框架,而苹果CEO库克在4月初的一次采访中透露了这项新规会在iOS14.5上线。

而就在库克接受采访之前,3月末的一个Clubhouse聊天室内,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也被提及。讨论他的人正是扎克伯格,他把这当作自己的利好:「当企业无法在Facebook上精确投放广告,这很可能让他们不得不在Facebook上投入更多。我们甚至有可能处于比以前更强势的地位(It’s possible that we may even be in a stronger position. )。」

扎克伯格的这个公开解释被认为是直接回应了苹果隐私新政带来的风险,Facebook的股价在当日就上涨5%,突破半年间的最高单日涨幅。可以看出,市场将苹果与Facebook剑拔弩张的关系视作决定Facebook前景的一大重要因素。

这种捆绑也并非市场一厢情愿。一边是美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一边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社交软件平台。看似以隐私之名进行的争论,实则关乎两家企业的「钱途」。

用户隐私问题一直是互联网的灰色地带之一。而用户隐私最直接的受惠者则是给互联网公司供血的广告主们。这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种微妙平衡,有广告需求的企业向如Facebook一样的互联网平台支付费用铺设广告,Facebook则利用对用户行为的捕捉来精确的投放广告。

而用户得到的好处则是用部分隐私换回来的一个几乎免费的互联网环境。

作为中间环节的Facebook,基本所有收入都来自广告的油水。最近的一份全年财报中显示,Facebook在2020年的总收入达到860亿美元,其中广告业务的营收是842亿美元,占比98%。

在这三角戏里,本身是没有苹果的戏份的。但到2020年,全球iPhone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0亿,其作为一个分销应用软件的平台影响力巨大。特别是对于Facebook,包括Instagram和WhatsApp来说更是如此,Facebook的「三驾马车」是App Store中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这反过来使得Facebook担心受到平台牵制,据《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这让Facebook高管日渐感到担心,等到苹果数次延迟在应用商店上发布的Facebook应用更新时,这些担忧就进一步加剧了。」

而作为苹果方面,保护用户隐私已经成了它最近几年打造的最重要标签。一方面这会赢得用户信任,更重要的是,在iOS上线的应用程序如果没有足够的用户数据给到背后的广告主,其广告吸引力就会减弱,这会造成越来越多的应用程序从免费下载转向收费,苹果作为平台方可以在其中收取更多提成。

这种种原因导致库克与扎克伯格互相看不惯对方立场,「摩擦」不断,而双方针对彼此的动作在2018年开始被放在放大镜下讨论。

2018年3月17日,《纽约时报》和《卫报》同时曝光了Facebook上5000万用户信息数据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泄露的情况,Facebook的用户忠诚严重受损,导致股价短时间内大跌,市值蒸发近400亿美元。五天后扎克伯格公开表示对隐私泄漏负责并道歉。

而在事发后不久,当年3月底MSNBC(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的一次电视采访中,库克迅速补上一刀。在被问到如果处在扎克伯格的处境中会如何应对,苹果CEO的回答是苹果一直注重用户隐私,「因此永远不会落入这种境地」。这让扎克伯格很不高兴,公开回应库克的言论「与事实完全不符」。

就在这次摩擦之后,《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扎克伯格在私下告诉员工,Facebook需要给库克和苹果「一些苦头」。

据《纽约时报》 报道,在库克接受MSNBC采访后不久,扎克伯格即要求Facebook管理团队禁止使用iPhone,并且同一时期在新闻网站 NTK Network上出现的多篇抨击库克和苹果的文章,在溯源后也极可能有Facebook的背后推动。

除了这种「小动作」,Facebook似乎也的确有理由感到气愤,因为苹果也没有做到完美。

如扎克伯格所说,在讨论隐私泄漏时,苹果也有成为被告的时候。2019年5月,《华盛顿邮报》发表调查文章,在一项隐私时候中表明,当苹果手机允许应用程序在后台自动刷新时候,用户手里的手机会高频地向企业发送数据。涉及的App包括微软OneDrive、Spotify、Yelp等,而泄漏的隐私信息包括手机号码、邮箱、地理位置等敏感信息。这与「剑桥分析」事件中的Facebook如出一辙。

2020年中旬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框架的出台成为两人争论的另一个高峰。随着这个很可能威胁Facebook生意模型根本的框架接近推出,当年12月Facebook在报纸上买下了整版的广告位,联合所有依赖iOS生态的中小企业反对苹果对个性化广告的扼杀。Facebook将自己放在中小企业身后,强调在苹果隐私政策对大公司产生恶劣影响之前,小企业的生存环境会先一步瓦解。

据《纽约时报》报道,早在2018年,由Facebook和其他苹果竞争对手资助的公关公司Definers发布匿名文章批评库克,并且始终在为后者在2020年成为总统候选人造势,「估计是为了破坏他和前总统特朗普的关系」。在此前,Facebook也曾聘用这家公关公司以应付其在美国大选期间形成的负面影响。

对于Facebook屡屡发起的针对Tracking Transparency和苹果的或明或暗的舆论攻势,库克似乎并不愿意直接下场,一方面苹果越来越强的平台能力,正不断受到垄断的指责——它从app开发者身上赚钱,同时又能决定这些开发者生死,欧盟等地区的相关监管机构也已经开始指控它靠app store打压其他对手。在和Facebook的口水战中库克希望通过「高冷」的态度告诉外界,苹果就是正义的一方。但库克肯定也知道,两家的恩怨终将更彻底地爆发。

当他最近一次在Twitter上回应时,他写道:「我们认为用户应该对自己的数据是否被收集或使用,拥有选择的权利」。

言语里没指向某个具体小企业或者大公司,但你猜他在这则推文下的图片里@了谁?

图片

快讯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