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敲定接班人,阿贝尔是何许人也?
2021-05-04 18:18:36騰訊美股

周一,「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A类股的股价收盘上涨近2%,达到42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此前该公司在周六公布的财报显示,伯克希尔运营利润同比增长20%,且继续大笔回购股份。同时巴菲特还向CNBC透露,阿贝尔将成为其接班人。

巴菲特敲定接班人

长期以来,市场一直都在猜测当伯克希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巴菲特离开以后,谁将成为他的继任人。而在今天,他给这种猜测画上了一个句号。

巴菲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他离开伯克希尔哈撒韦,那么负责该集团非保险业务的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将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

「董事们一致认为,如果今晚我出了什么事,那么明天早上接任的将是格雷格。」90岁的巴菲特在采访中说道。

他还表示,如果阿贝尔出了什么事,那么将由负责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业务的艾吉特·贾恩(Ajit Jain)担任首席执行官,但贾恩的年纪比阿贝尔大了十年左右,前者今年69岁,后者59岁。

「如果某个人可能拥有一条跑道20年之久,那真的会带来很大的不同。」巴菲特说道。

一直以来,巴菲特从未公开表示过任何辞任计划。自2018年以来,阿贝尔和贾恩一直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董事长,这就巩固了他们作为首席执行官职位「领跑者」的地位,使其与帮助管理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组合的托德·库姆斯(Todd Combs)和泰德·韦施勒(Ted Weschler)一起,跻身于最引人注目的伯克希尔高管之列。巴菲特在2018年表示,提拔这两人是该公司「继任运动的一部分内容」。

伯克希尔哈撒韦尚未对相关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巴菲特的这番话暂时结束了始于2006年的有关接班人的猜测,当时75岁的巴菲特在向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发出的年度信函中首次讨论了他的继任计划。

在成为副董事长之前,阿贝尔是曾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的首席执行官。

芒格:阿贝尔将可保留公司文化

在上周末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97岁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表示:「格雷格将可保留公司文化。」

阿贝尔负责伯克希尔哈撒韦的非保险投资业务,包括伯灵顿北方铁路公司、制造业务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等。

在此之前,人们知道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会已经起草了继任计划,但该公司从来都没有对外公布过。考虑到巴菲特和芒格的年龄,这个秘密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来说一直都颇具吸引力。今年8月,巴菲特将迎来他的91岁生日。

上周六,阿贝尔和贾恩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与巴菲特和芒格一同上台,回答股东的提问,并为自己采取的战略辩护。阿贝尔花了大量时间来为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进行了辩护,还解释了为什么伯克希尔哈撒韦不需要采纳一项股东提案,这项提案将要求该集团报告旗下公司正在采取什么措施来应对气候变化。

此前在2020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上,阿贝尔也跟巴菲特一起参加了大会,但当时他表现得相当低调。而在今年的大会上,他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比如说影响到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通胀压力、对铁路运营商竞争对手Kansas City Southern发起的收购战,以及他如何度过自己的工作时间等。

「我正在努力了解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做些什么,围绕这些业务的根本风险是什么,以及它们将如何被颠覆。」他说道。「问题总是回到,相对于风险而言,我们是否在这些业务中恰当地配置了自己的资本?」

继任计划招致大股东抨击

华尔街投行Edward Jones的分析师詹姆斯·沙纳汉(James Shanahan)表示,阿贝尔给人的印象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高管,并表示今年的年度股东大会得益于他和贾恩的出席。在此次大会上,两人对投资者抱怨称其比较缺少了解的一个领域提供了更多信息,那就是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基础运营业务的表现如何。

研究公司CFRA Research负责追踪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分析师凯西·塞弗特(Cathy Seifert)表示,鉴于「伯克希尔哈撒韦没有积极的投资者关系职能,格雷格分享的信息和提供的透明度是个可喜的变化」。

但是,巴菲特的继任计划招致了一些大股东的抨击。贝莱德集团就在今年的大会上投票反对董事会治理委员会主席沃尔特·斯科特(Walter Scott)继续任职,理由包括「对继任计划的信息披露有限」等。贝莱德称,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内部扮演的领导角色过大,这就使得继任风险变得更大。

「这是一场关于继任的猜谜游戏。」塞弗特说道。「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角度来看,继任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答案就是格雷格。」

阿贝尔接任时料将面临挑战

到阿贝尔接任时,即使伯克希尔哈撒韦不会立即发生什么变化,他也将面临一些挑战。巴菲特计划捐赠他的大部分财富,而他财富主要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A类股。塞弗特称,随着巴菲特持有的A类股被转换为B类股并出售给新的投资者,该集团可能面临来自股东的更大压力,并可能招致激进投资者的审查。

就连巴菲特本人,也已经承认了这一点。他曾在2019年说道,「没有什么永恒」,并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需要值得以目前的形式继续下去」。

对伯克希尔哈撒韦来说,来自股东的压力已经在逐步积聚起来。今年,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表示,他们对伯克希尔哈撒韦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所做努力不够而感到失望。一项关于气候变化披露的股东提案获得了大约25%的票,但这一数字掩盖了投资者想要让伯克希尔哈撒韦采取这些措施的广泛支持——与普通投资者持有的B类普通股相比,巴菲特所持A类股的表决权相当于前者的1万倍。

包括贝莱德集团和挪威银行(Norges Bank)在内的B类股大股东都投票支持这项提案。

可持续投资者网络Ceres的董事丹·巴卡尔(Dan Bakal)表示:「投票支持该提案的剩余股东向该公司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息,即需要承认气候风险的重要性。」

沙纳汉补充说,巴菲特的持股扭曲了投票结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股东基础的转变将给该公司留下印记。他说道:「我认为他拖延了时间,但不可避免的是,投资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会要求披露进展情况。」

上周六,巴菲特花了部分时间为他带领伯克希尔哈撒韦度过危机的方式进行辩护,并解释了为什么该公司董事会建议股东投票反对两项股东提案。另外,他还以特有的方式对两名九十多岁的老人领导这家公司开了个玩笑。

「人们都在谈论伯克希尔哈撒韦管理层老化的问题。」巴菲特说道。「当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我总会假设他们说的是查理。但我想指出的是,再过三年(芒格100岁时),查理每年变老的速度将会变成1%,(到那时)没人能比查理老得更慢。」

阿贝尔是谁?

2018年初,阿贝尔被任命为伯克希尔副董事长,全面负责公司的非保险业务,这些子公司业务覆盖范围广阔,既有地方性的家具连锁店,也有金霸王电池、Fruit of the Loom内衣和DQ冰淇淋这样的全球性大品牌。阿贝尔职业生涯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伯克希尔度过的,而这次提拔意味着他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传奇掌门人巴菲特(Warren Buffett)可能性最大的接班人之一。

阿贝尔最主要的成就大多都是在公用事业领域取得的。伯克希尔的能源子公司之所以能够从几乎一张白纸发展到今天年营收约200亿美元的规模,他是最大的功臣。然而,他本人并没有因此而得享大名。甚至是他身边的朋友和同事,眼中的阿贝尔形象也不是那么清晰的。大家都说他有自己的业余爱好,但是又举不出哪怕一个例子。大家都说他有幽默感,但是又回忆不起他讲过什么特别有趣的段子。大家都说他有自己的政见,但是又没有一个人能够准确描述出那到底是什么。

在长达三十年的职业生涯当中,阿贝尔接受媒体采访的次数屈指可数。2018年,福克斯新闻网的镜头罕见地捕捉到了阿贝尔,他正在奥马哈参加伯克希尔组织的一次慈善马拉松。当时的阿贝尔身穿T恤、头戴棒球帽,非常不起眼,在话筒前,他表现得非常友好,但是嘴里说出的,全是一些套话:「这是我们的传统了,这非常棒!」

不过,在朋友们眼中,阿贝尔绝对是个精力十足的天才,拥有超高的效率,将工作视为生命,只不过总是喜欢将自己的光芒掩盖在谦逊的斗篷之下而已。

从普华永道起步

阿贝尔出生于1962年,在埃德蒙顿长大,父亲为一家叫做Levitt Safety的防火和环保设备提供商工作,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阿贝尔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在Levitt Safety,负责装填灭火器。

阿贝尔的高中Bonnie Doon Composite High历来以学生之间经常打架斗殴闻名。2013年,阿尔伯塔大学向阿贝尔颁发了卓越校友奖,在当时的视频当中,他的妹妹希瑟(Heather MacBeath)回忆起了阿贝尔高中时的一段往事。当时,她在家里举行一场小型派对,一些参与者喝多了,开始故意毁坏家里的洗衣机和甩干机,局面渐渐失控,「一个电话过去,五分钟之内,我哥哥就带着一群朋友赶来了,家里被迅速‘清理’干净了」。

根据阿贝尔高中保留的记录,他并不怎么喜欢读课外书,最爱的就是橄榄球。当时,班里的同学并不认为他将来会取得多大的成就。高中毕业时,大家写下自己未来的志愿,同学们写的是「别进监狱」、「离开这个鬼地方」、「发大财」之类,而阿贝尔写的却非常实际,也可以说非常无趣——「上阿尔伯塔大学」。

在Levitt Safety获得了小小的一笔奖学金之后,阿贝尔如愿进入了阿尔伯塔大学,于1984年以商学士身份毕业,先是在埃德蒙德的普华永道分部工作,后来搬去了旧金山。

普华永道的客户当中有一家小规模的地热公司,叫做CalEnergy。在经过一些重组后,该公司需要建立一个内部会计团队,他们很自然就想到了阿贝尔。当时雇用了阿贝尔的首席财务官希尔维亚(John Sylvia)回忆道,这是因为他「脾气随和好打交道,而且从不会激动和不安。他似乎拥有某种窍门,总是能够敏锐地发现什么东西现在在哪里,将来应该在哪里,又该以怎样的行动让它去往那里」。

CalEnergy当时的首席执行官索科尔(DavidSokol)以严苛、高压的管理方式闻名,不少人都因为无法接受而离开了公司。后来成为公司总裁的梅森(ThomasMason)评价道:「他实在是太苛刻了,对高管也是如此,每时每刻都在施加压力,哪怕别人已经筋疲力尽。」

资产负债表洞察家

每一个曾经与阿贝尔共事的人都对他印象深刻。TransAlta前首席执行官斯奈德(Steve Snyder)评价道:「阿贝尔可以轻松地在宏观的战略讨论与针对一家特定工厂特定问题的细节讨论之间自由切换。」斯奈德回忆,自己有一次和阿贝尔讨论一个加州新输电线路计划时,阿贝尔提出,根据当下的计划,线路所经地方的土地拥有者并没有充分的动机出售土地。「对于当时的MidAmerican而言,这只是一个极小的项目,他居然还能够想到加州土地所有者是否愿意出售财产的细节。」

不过,阿贝尔并不是一名微观管理者。曾经在MidAmerican一家子公司担任总裁的瓦尔耶(Richard Walje)曾经建议阿贝尔来给新收购的公司取个新名字,但是「他说,‘我听着原来的就不错’。我之前为其效力过的高管都不会像他这么做」。

2007年,索科尔打算退下来,让阿贝尔接任首席执行官。可是,巴菲特却不赞同,这倒不是因为他怀疑阿贝尔的能力。索科尔解释道:「这是巴菲特的天性,他就是不喜欢改变。」六个月后,索科尔再度来找巴菲特,告诉后者阿贝尔其实已经在首席执行官的位子上干了好一阵子了,只不过没有获得那个头衔而已。

到了这时,巴菲特还是不希望索科尔离开,最后,索科尔将问题提交给了伯克希尔的董事会。他回忆道,当时巴菲特突然瞪了他一眼,但是他就当作没看见。从2008年开始,MidAmerican实质上就一直是阿贝尔在负责了。

管理一家这样体量的能源巨头,阿贝尔自然不可能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朋友们说,宝贵的一点空闲时间,他都花在了自己的家人身上。他的孩子们还都没有成人,三个来自第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小儿子是第二任妻子所生。阿贝尔在Des Moines的一位朋友曾经偶然撞见他在体育场上执导自己孩子所属的袋棍球队,当时大吃一惊。

事实上,阿贝尔还执教过曲棍球队,成长于加拿大大草原地区的他,对于这些运动当然都是驾轻就熟,而且无比热爱——而且这也是一种家族传统。他父亲的兄弟西德(Sid Abel)是曲棍球名人堂成员,昔日运动场上的巨星,后来转作电视解说。

快讯 查看更多>